• <center id="myeqt"></center>
    <nav id="myeqt"></nav>
    <wbr id="myeqt"></wbr>

    <small id="myeqt"><dd id="myeqt"><td id="myeqt"></td></dd></small><sub id="myeqt"><listing id="myeqt"></listing></sub>
    <wbr id="myeqt"><pre id="myeqt"></pre></wbr>
  • 首 頁(yè)  >>  資訊中心  >>  國內國際  >>  個(gè)稅草案遭李稻葵炮轟:個(gè)稅體制設計極其簡(jiǎn)陋 甚至弱智

    個(gè)稅草案遭李稻葵炮轟:個(gè)稅體制設計極其簡(jiǎn)陋 甚至弱智

    個(gè)稅修正案草案正在征集公眾意見(jiàn),卻遭到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清華大學(xué)教授李稻葵“炮轟”。

    李稻葵在剛出版的5月號《新財富》雜志上發(fā)布署名文章《個(gè)稅必須全面系統改革》。在該文中,李稻葵指出,“個(gè)稅體制設計極其簡(jiǎn)陋,甚至‘弱智’?!睘榇烁冻鼍薮蟮恼纬杀竞蜕鐣?huì )代價(jià),“很不值得”。這一“弱智”觀(guān)點(diǎn)甫一發(fā)布,立即引發(fā)強烈反響。

    在署名文章中,李稻葵認為,在當前的稅制下,投資回報的征收稅率卻比許多人工資的平均稅率還要低(比如房租所得的稅率為5%)。其中,更大的問(wèn)題在于,資本增值所得卻不用征稅。

    不過(guò),在記者的采訪(fǎng)中,也有專(zhuān)家認為,不能因個(gè)稅收入占財政收入比重較小,而低估改革的長(cháng)期影響,如果采取一刀切的做法,不利于社會(huì )公平。建議實(shí)施平稅制

    4月25日,《個(gè)人所得稅法修正案(草案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個(gè)稅草案)在中國人大網(wǎng)公布,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征集意見(jiàn)。據了解,這一征集意見(jiàn)截止日為5月25日。

    李 稻葵指出,在當前國內收入差距主要來(lái)自于財產(chǎn)性收入所得的背景下,這種稅制毫無(wú)疑問(wèn)打擊了勞動(dòng)所得,使得勞動(dòng)者的勞動(dòng)報酬的增長(cháng)速度與GDP相比差距更 大。因此,這樣一個(gè)設計非常不合理,甚至可以稱(chēng)之為“弱智”的個(gè)人所得稅制,事實(shí)上已經(jīng)淪為工資稅,當然會(huì )受到社會(huì )各界的詬病。

    針對目前個(gè)稅改革中的弊病,李稻葵認為,當前的個(gè)人所得稅稅制必須全面、徹底、系統地改革,不能只是局部的修修補補。他提出,個(gè)稅改革中必須要有新的思路。這個(gè)新思路,就是建議中國實(shí)施平稅制度。

    他 提出了自己的幾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。首先,當前中國的社會(huì )基礎不支持西方式的高稅額、高累進(jìn)的個(gè)人所得稅制,倒不如大幅度降低個(gè)人所得稅的稅率,同時(shí)降低個(gè)人所得稅的 累進(jìn)幅度,用一個(gè)比較平、比較低的(如上限為20%以下)的稅率對百姓征稅。其目的是為了引進(jìn)平稅制度,讓全社會(huì )能夠自覺(jué)地納稅,而不在乎能夠征多少稅。

    第 二,在技術(shù)層面,需要統一考慮居民所有的收入,包括工資所得、資本分紅(如租金、資本增值所得,如果是負增值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稅)以及其他所有收入, 都要合并納稅。同時(shí)要考慮百姓的家庭負擔,所有的身份證號,或者被認定為某一位納稅人的贍養人口進(jìn)行抵稅,或者成為被征收對象。

    第三,稅率要盡量地簡(jiǎn)單,減少各種非贍養人口之外的抵扣。美國等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國家的一個(gè)基本教訓就是,個(gè)人所得稅不能成為政府執行各種具體政策的替代品,不能因為短期內政府需要鼓勵或者懲罰某種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,而對個(gè)人所得稅進(jìn)行修修補補。這勢必會(huì )帶來(lái)納稅成本的大幅提升。

    他 舉例指出,個(gè)人所得稅改革成功的例子也不乏其數,俄羅斯、新加坡、中國香港地區、愛(ài)爾蘭都施行了非常簡(jiǎn)單的平稅制度,它們的最高稅率在15%左右甚至更 低。這不僅在很大程度上促進(jìn)了納稅人積極納稅,也使得政府的監管成本簡(jiǎn)化,在很多地方,最終也轉化為政府的稅收收入提高。

    因此,李稻葵疾呼,個(gè)人所得稅的改革,局部的修修補補不僅不解決問(wèn)題,反而激化矛盾,浪費寶貴的公共政策討論資源,使得一些更為重大的問(wèn)題(如土地財政、資源稅費)不能及時(shí)合理解決。專(zhuān)家:45%的最高稅率偏高

    針對李稻葵的上述觀(guān)點(diǎn),5月2日,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采訪(fǎng)了多位研究人士。

    復旦大學(xué)金融學(xué)院孫立堅教授對記者表示,當下收入越來(lái)越多元化,個(gè)稅制度面臨的主要問(wèn)題是,企業(yè)家和中產(chǎn)人群面臨的稅負負擔過(guò)重;而在對資本性所得與官員灰色收入上的稅收執行和監管不力,這樣不利于經(jīng)濟活力和社會(huì )財富的積累。

    不過(guò),對于李稻葵的觀(guān)點(diǎn),孫立堅認為,提高個(gè)稅起征點(diǎn)有利于減輕低收入和欠發(fā)達地區家庭的負擔,激發(fā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活力;但是,不能因個(gè)稅收入占財政收入比重較小,而低估改革的長(cháng)期影響,如果采取一刀切的做法,不利于社會(huì )公平。

    同時(shí),多位專(zhuān)家也表示當前中產(chǎn)人群的稅負過(guò)重。

    知名財經(jīng)評論家謝國忠在 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中國的個(gè)人所得稅率過(guò)高,最高邊際個(gè)人所得稅率為45%;另一方面,在中國擁有自己公司的高收入階層,他們的個(gè)人所得稅 率就等于25%的企業(yè)所得稅率。這樣一來(lái),導致中國的高稅收負擔主要落在了中產(chǎn)人群特別是大公司員工的身上。對此,他認為,政府應將最高邊際稅率降至 25%,和企業(yè)所得稅率持平,同時(shí)根據通脹提高每檔所得稅率的門(mén)檻。

    中 央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財稅研究所所長(cháng)王雍君也對記者表示,45%的最高所得稅率偏高,屬于懲罰性的稅率;個(gè)稅改革的重點(diǎn)應該針對高收入階層,而如今的個(gè)稅體制事實(shí)上 打擊的是中產(chǎn)人群。至于此次個(gè)稅草案為何沒(méi)有下調45%的最高所得稅率。王雍君認為,合理的最高等級的所得稅率應該不超過(guò)30%。

    國 家稅務(wù)總局稅收科學(xué)研究所副所長(cháng)靳東升指出,低稅率能夠消減居民的逃稅動(dòng)機,有利于征稅效率的提高和降低征稅成本,此次的個(gè)稅草案也體現了這一趨勢。但是 靳東升表示,高收入群體的經(jīng)濟來(lái)源更多是非工資性收入,從公平性的原則出發(fā),應該對財產(chǎn)性收入多征稅、對工資性收入少征稅?;诖?,靳東升表示,“個(gè)人所 得稅的全面、系統改革還需要一個(gè)過(guò)程”。


    點(diǎn)擊次數:4410  發(fā)布日期:2014-05-24  【打印此頁(yè)】  【關(guān)閉

    Processed in 0.031446 second(s) , 32 queries

    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 
    佳佳
    三上悠亚在线播放,杨幂被啪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17部性孕妇孕交在线,正在播放柳州艳照无删减
  • <center id="myeqt"></center>
    <nav id="myeqt"></nav>
    <wbr id="myeqt"></wbr>

    <small id="myeqt"><dd id="myeqt"><td id="myeqt"></td></dd></small><sub id="myeqt"><listing id="myeqt"></listing></sub>
    <wbr id="myeqt"><pre id="myeqt"></pre></wbr>